黄峥印象:人类最重要的两个主题

2019-08-07| 发布者: admin| 查看: |

2019年7月14日中午,上海,亚洲纸业大厦旁边的一家日式餐厅。黄峥喝了一口热茶,即使有新鲜的象拔蚌佐餐,他却因故不能吃更多的冷食,“世界发展太快,我觉得都跟不上了。”

这种自谦的表达,显示了黄峥的一个侧面。作为改变中国电商格局的拼多多的创始人,身价百亿美元、很长时间都“没有上过高速公路”的80后,他的出行并没有众人的簇拥。在上次赴北京的一个约时,他就是自己背个双肩包走过去的。

谈话少不了关于财富、商业的主题词,但对人类命运的关注,主导了这顿午餐。我们讨论的话题是黄峥认为的“人类最重要的两个主题”:吃饭和打仗。

黄峥预言了一个“超人”时代。这是一个只有少数人有价值的时代,大部分人的价值只是“产生数据”。

吃饭问题

这顿午餐的前两天,黄峥刚刚受邀品尝了一下人造肉。

这种食品是由比尔·盖茨投资的人造肉公司研发的。这顿饭的主角是人造牛肉。为了这顿饭,他还买了真的牛肉带过去对比。人造肉是近期市场的热点。美国人造肉领军者的量产以及其上市后的飙涨,让中国资本市场也随之兴奋。中国股市很多公司的股票在这个主题下疯涨。自然,也有很多上市公司在股票飙涨之后出来澄清,他们跟人造肉没有关系。

黄峥品尝的结果是:这两种肉的区别“完全分辨不出来”,为之震惊。

人造肉的一个技术路线是:利用酵母菌发酵生产出蛋白质,然后调味成符合传统食品的味道,比如添加从大豆植物中提取的血红素。这样,人造肉口味与真肉会更加相似。由于原料可以工业化生产,蛋白质就可以批量生产,于是人类吃的问题中蛋白质的来源问题,就一劳永逸地解决了。

“只要有能量就可以”,未来可以“在每个家庭都安装一个集装箱”,插上电,就有源源不断的肉可以食用,黄峥说。

黄峥亦关注到以色列的农业革命。这是一个建立在以色列贫瘠的土地和缺水的现实中生长出来的产业,这个国家在这样的自然条件下还出口水果。水培的植物,蔬菜水果等技术,都将是人类“吃饭问题”的解决方案。

“人造肉”早就诞生了。现在的研究方向是如何有效地降低成本,然后进行大批量生产。黄峥说,目前人造肉的成本,最低能够做到比现牛肉贵50%。但技术最不怕的就是降低成本。当问题是成本问题的时候,意味着突破只是一个时间问题。这些都预示着颠覆性的变化。

如果人造肉成为最有优势的蛋白质来源,那么:养殖业还如何存在?与养殖相关的产业链还如何存在?18亿亩的耕地红线还有必要吗?……

战争问题

“东南亚,未来战争能力最强的是谁?”“新加坡!”黄峥说。

因为在东南亚,新加坡有最大的实力去购买战争装备。在不需要人的未来的机器战争中,经济实力就是战争能力。由此,我们切入了关于机器人战争的话题。

无人机在空中飞翔,后台的军人用一个设备控制,当发现敌情之后,实施攻击,无人机上的飞弹飞向目标,然后爆炸,这是在屏幕上能够直接看到的过程。

这是人控制机器的情景,现在的战争,很多情景跟玩游戏类似。但接下来就是机器控制机器打仗的情景了。这种情景下,机器对机器发出指令,战争的双方进行对抗。终极的演化是整个战役、战争都是智能化设备和程序的主场。“最后是程序一计算,结果就出来了,最后不用打了。”这样的情景很难让人想象,这是会发生的吗?

问题本质是一个关于人工智能的社会影响的话题,在越来越多的领域,人工智能已经无往不胜。著名科学家史蒂芬·霍金多次说,人工智能可能导致人类灭亡,“人工智能崛起要么是人类最好的事情,要么就是最糟糕的事情”。

黄峥是中国较早的人工智能科学家之一。相较于传统的集中式人工智能——以高算力、云计算和大数据为基石,黄峥更为推崇的是分布式人工智能。以考大学填志愿为例,集中式人工智能扮演的上帝角色,有什么问题,给一个完美的回答。

分布式人工智能,就类似于到处问熟人。这种方式,也可以得到满意的答案。当然也有可能被误导。分布式人工智能即使出错,但能够将风险隔离在一定的范围之内。基于云服务提供的集中式人工智能解决方案,涉及大量计算,延迟通常会是一个问题,大算力、大数据最终可能会存在瓶颈。

更为重要的是数据问题。集中式人工智能需要采集大量数据,但数据泄露了怎么办?而且当所有人的决策都集中于一处时,出现系统性风险怎么办?

超人

展望未来,这是一个难以想象的时代。

黄峥用“超人”,来断言下一世代。这是一个“只有少数人有价值”的世代。随着大量的工作被机器替代,随着人各种需求——比如食物,被低成本的满足。也许,很多人的社会功能,仅仅只是“提供数据”。

“超人”这个词,很容易让人联想到弗里德里希·威廉·尼采——喊出“上帝死了”的那个德国的“疯子”。尼采用其极富天才的思想和文采渲染了这一理念。尼采说:“人是可以征服的,一人之所以伟大,是因为人不是目标,而是到达目标的桥……超人应是大地的化身。”

尼采视野里,在超人眼里,普通人也许很可笑。超人与现代人类的差别甚至比现代人与猿类的差别还要大。而且,超人为人类立法,他们的意志、言论就是法律。本身就是真理与道德的化身,是规范与价值的创造者和占有者……

我们不知道黄峥是否认同尼采的提法,但这样的情景似乎在美国找到了雏形和对应物。

在黄峥的讲述中,美国最精英的那群人——硅谷和东海岸的精英们,与“大众”已经脱离了。一个巨大的文化鸿沟已经在贯穿在他们之间。最精英的那群人拥有极大的能量。他们将自己的想法,通过调动各种资源影响社会。

比如同性恋就是这样的一个例子,他最终成为社会中的一个政治正确的话题。美国的人权政策中,同性恋者的权利与妇女及少数种族的权利一样,列入了人权范畴……

最接近死亡的时刻

不知道是何种牵引,黄峥描述了他最接近死亡的那一刻。骑着三轮车,车子差点掉出路边的悬崖——幸好,路边电线杆的钢丝绳拉线别住了这辆三轮车。

如果都骑过三轮和自行车的人,应该能理解,这是两种完全不同的体验。会骑自行车的人在骑三轮车的时候,会严重不适应。因为在自行车上调节平衡的身体反应,在三轮上全部失效,并很容易会对动作误导,而发生事故。

黄峥说,事后才觉得后怕,但当时并没有什么感觉,甚至没有感觉到疼痛。由于不让家人担心,他根本没有跟家人说过这件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