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脸识别龙头赴港上市:估值800亿,阿里系为最大股东

2019-09-04| 发布者: admin| 查看: |

8月25日,旷视科技向港交所递交招股书,上市交易承销商为高盛、摩根大通及花旗。不过招股书并未透露其具体IPO时间以及预期募资规模。   旷视科技是最早一批在计算机视觉领域的创业公司之一,与商汤科技、依图科技、云从科技被市场并称为AI视觉领域“四小龙”。   招股书显示,旷视科技2016年、2017年、2018年和2019年上半年营业收入分别为6780万元、3.13亿元、14.27亿元和9.49亿元。净利润上,旷视科技处于持续亏损状态,2016年、2017年、2018年和2019年上半年,分别为3.43亿元、7.59亿元、33.51亿元和52亿元,亏损持续扩大。巨亏52亿?   值得注意的是,招股书显示,2019上半年旷视科技亏损额达52亿元。这种情况在小米、美团的上市过程中也出现过,都是由于公司估值的快速增长,带来了合约承担的公允价值变动而产生的收益或亏损,是非现金科目的调整。   对此,旷视科技解释主要是由于优先股的公允价值变动及持续的研发投资造成的。扣除不能反映经营表现项目的影响,2018年经调整净利润为3220万元,2016年、2017年经调整净亏损分别为9200万元、1.42亿元。   作为人工智能企业,研发支出占据了旷视科技最大的成本支出。不过招股书中也提到,研发活动本身具有不确定性,且将研发成果投入商业使用或会面临实际操作上的困难,旷世科技支出大额资金研发未必能创造相应利益。   旷视科技的研发开支自2016年的7820万元增加至2017年的2.05亿元,在2018年进一步增加至6.13亿元,分别占2016年、2017年及2018年总收入的115.3%、65.6%及43.0%。   三驾马车三年半实现营收27.6亿   旷视科技从2016年至今一共实现营收27.6亿元,其主营业务由个人物联网、城市物联网和供应链物联网三大类构成。个人物联网是旷视科技在2015年进入的行业,也是旷视科技最早进行商业化的板块。主要是以人工智能赋能摄像头,解锁人脸识别技术,使得用户更便捷地解锁个人设备或授权线上支付。   具体的案例包括OPPO、小米,vivo部分型号手机的人脸识别解锁。据了解,旷视的FaceID解决方案客户由2016年的127名增至2018年的1044名,复合年增长率为186.7%。   此后旷视科技进入了城市物联网和供应链物联网。   在城市物联网方面,旷视科技提供的解决方案包括算法、软件及人工智能赋能的传感器,主要有智慧城市管理解决方案(面向政府)和智慧社区管理解决方案(面向政府和企业)。截至2019上半年,旷视科技城市物联网的国内客户有339个,覆盖城市112个。   而供应链物联网则指的是进行复杂的仓储任务及生产物流工作,并提升自动化程度。解决方案包括算法、软件及人工智能赋能的机器人,客戶包括心怡科技及科捷物流等。   阿里系为最大股东,话语权仍在创始团队   股东方面,旷视科技创始人印奇持有1179.53万股A类股、245.77万股B类股。蚂蚁金服的API基金持有旷视科技14.33%的股份,淘宝中国持有旷视科技15.08%的股份,二者合计持有旷视科技股权比例接近30%。   招股书披露,旷视科技的股本将分为A类股份及B类股份,A类股份持有人每股可投10票,B类股份持有人每股可投一票。旷世科技三位联合创始人印奇、唐文斌、杨沐合计持股16.83%,但由于旷视科技同股不同权设计,三人都是每股拥有10倍投票权的普通股。   因此,即使阿里巴巴系拥有接近30%的股权,话语权依然掌握在三位创始人手中。   实际操作中,同股不同权的结构有利于创始团队在并不持有公司大部分股份的情况下,也能够拥有大部分投票权,但与此同时,对投资者的保障显得有些不足。   这种模式在美国纳斯达克最为常见,也相对成熟和稳定。但由于缺乏股东制衡利益输送等情况,同股不同权企业日渐趋弱。据不完全统计,2000年左右美国有近500家公司采用双层投票结构,而目前仅剩下10家左右。   4轮融资100亿,业务靠大客户策略   招股书显示,2018年及截至2019年6月30日止六个月,旷视科技的前20大客户分別贡献总收入的44.7%及57.1%。这些客户包括金融科技公司、银行、智能手机公司、第三方系统集成商、政府机构、物业管理者、物流公司等。   除了第一大股东的身份外,阿里系同时也是其重要的客户。例如,公司为服务阿里巴巴天猫的第三方物流服务供应商提供智慧物流解决方案;蚂蚁金服旗下的信用评分服务供应商芝麻信用通过使用FaceID解决方案为其部分企业客户提供身份验证解决方案。   招股书显示,芝麻信用每次向使用FaceID的客户收取最低1元钱的费用,其中85%的费用支付给了旷视科技。其中2019年上半年芝麻信用支付的费用为660万元。   值得一提的是,2016年、2017年及2018年与截至2019年6月30日止六个月,旷视科技的五大客户合计分别占总收入的41.7%、24.9%、22.0%及34.1%。有业内人士认为,大客户虽然能带来较大的订单金额,但这个营收比例有变相分销的嫌疑,存在客户谈判难、客户集中等风险。   不过旷视科技并不认为其业务模式是分销模式,也不认为这些系统集成商作为直接客户会带来任何存货风险、自相蚕食、应收账款回收等方面的负面影响。   人工智能概念提出已有多年,但是其商业化进程仍在探索阶段,大部分企业处在烧钱状况中。目前落地应用尚未大面积形成,估值过高、融资过快、未来盈利问题都将是企业面临的重要挑战。   此前旷视科技已经完成了4轮12次的融资,总计融资金额达到13.49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00亿元。公司估值也达到了113.92亿美元,约合人民币800亿元。按此计算,印奇、唐文斌、杨沐三位股东的身价分别达到65亿元、47亿元和22亿元。(蓝鲸产经 金磊 jinlei@lanjinger.com)